北牧L

我要爆炸了

哦,那只博美真是太可爱了!

在见到对面那只名为勇利的棕色博美犬时,维克托不知道有多感谢自己的主人。

作为一只从未体验过发情的白色公泰迪,维克托被自己谨慎的主人看管的十分之牢。

他很少见到其他狗,连门都不常出。

但是

主人在经过严密的计算后认为自家泰迪绝对不会在今天发情。

于是主人带他去和自己的朋友见面。

为表诚意,主人的朋友也带上了自家的小公狗。

维克托见到了勇利。

维克托蠢蠢欲动。

白色的泰迪兴奋地叫了一声,向娇小的棕色博美扑去。

棕色博美一边叫一边死命往角落里缩。

在两位目瞪口呆的主人反应过来后,日天日地的泰迪已经开始驰骋了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卧槽尼玛奥塔别克!”

“冷静啊尤里!”





【维勇】物是人非






胜生勇利拿到了金牌。

如果这枚金牌是在三年前的那次比赛中拿到的,胜生勇利绝对会将它视为珍宝。

他会把这枚金牌摆在玻璃柜子里,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上,他会每天擦拭这块金牌,让它即使在一百年后也能发出耀眼的光芒。

只要他能在三年前拿到它。






——
胜生勇利承认,当他的教练一脸坏笑着说出“拿到金牌就结婚”这样的话时,他心动了。

比赛的前一个夜晚,他躺在床上,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。

他开始想象自己拿到金牌以后的生活。

自己的教练会对他做什么呢?

求婚吗?

勇利的脸微微发烫。

他忍不住开始脑补自己的婚后生活。

马卡钦的话,应该买什么样的狗粮呢?房子是买在俄罗斯还是日本?

……维克托晚上会很过分吗?

黑暗中,青年慢慢捂住了自己热到快要爆炸的脸。

我的……天啊……

会和维克托结婚……







——
当勇利站在矮金发青年一格的领奖台上时,他有些慌乱。

对于尤里能拿金牌这件事,他由衷的为这位俄罗斯的十五岁感到开心。

但是这样,他也就与金牌失之交臂。

拿到金牌……就结婚……

看来要等下个赛季了呢。

勇利这么想着,把引退的念头丢到了八百里外。

他转过头,看向等候区的维克托。









——
他发誓,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绝对,绝对不会再在那时看向自己的教练。

即使只有一瞬间,他也确定他捕捉到了男人蓝色眼眸中一闪而过的冷漠以及无味。

开什么玩笑……

勇利紧紧握着手中银色的奖牌,对站着朝他挥手祝贺的维克托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维克托向勇利做出“明年加油”的口型。

勇利用力点了点头,笑容变得羞涩起来。

他在那个面具下颤抖着。





tbc.

我一般不写刀的,这篇会是有生之年

“小胜……穿这个好奇怪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真的好奇怪啊……”

“……嗯…”

“小胜……我能不能把这个蕾丝拿下来……”

“不能!”

“可是真得好奇怪……这明明是裙子…”

“闭嘴废久!穿这么丑还说这么多话!你是想烦死老子吗!”

“……哦…”

“……小胜”

“蛤??”

“你能不能把你手里的相机放下……不要再拍了……”

爆豪胜己一顿,缓缓将头从相机后探出来。

“老子拍你是你的福气!废久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以为我愿意拍你??!”

“啊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”

绿谷出久开始扭动。

“……站好别动!废久!!!

“……哦…”


“啊啊啊啊!维克托你干什么啊啊啊!!!”

“勇利~我来了哦~~”

“啊啊啊你走开啊啊啊!!”

“哇哦,勇利可是第一次有那么剧烈的反应呢”

“啊啊啊!!!”

“我来啦~”

“走开啊啊啊!”

那一天,泰坦克号撞上了山,沉了。

“维克托……”

“………嗯?”

“我都说过了吧……我是兔妖……嗯…”

“啊……是啊…”

“兔子…兔子的交配时间……嗯…啊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再这样下去…会…会被……嗯啊…艸出…原型的……呃啊啊……”



(////)~开车开车
(待我有空就把全文补上

她迫于压力向自己公司的总裁借钱,总裁二话不说打给了她一千万,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问:“你要怎么报答我?”她紧张地看着他:“什么都…可以…”他说:“我希望你能和你现在的男朋友分手。”她激动地反驳道:“不!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!我爱他!”





总裁站起来看着她冷冷的说:“可我也爱他。”








可以带入任意角色,这里私心打个维勇胜出tag
总裁: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/爆豪胜己/?
他:胜生勇利/绿谷出久/?
她:胜生勇利/绿谷出久的女朋友

【胜出】关于那些奇奇怪怪的事

绿谷发现自己的桌子底下被人写了字。

“我爱考试”

“……”

绿谷想了想,拿出一支黑色记号笔在下面加了一句:

“你不要多想,考试爱的是我”

——

绿谷发现自己的桌子又被写了字。

“你们都给我闭嘴!考试爱的是我”

绿谷撇了撇嘴角,拿出他的那只黑色记号笔写道:

“楼上怕不是两个傻的”

——

绿谷再发现新的字,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。

他看着桌下歪歪扭扭的那行字:

“你们都错了,考试爱的是学习!学习爱的是学校!学校爱的是老师!老师爱的是我”

绿谷翻了个白眼,开始计算自己到底浪费了多少时间。

——

第二天,为了弥补自己的绿谷早早来到了学校。

毫不意外地看到了自己的幼驯染。

撑在自己的桌子上。

BOOM!

“小,小胜…”他看着自己被炸成粉末的桌子,心中一阵无奈。

“小胜…”

“闭嘴”

“小胜…”

“闭嘴”

“小胜!”

“闭嘴啊DEKU!!!!”

“炸死你啊!!!!”


求同好!!!

坐标: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
有同一个地方的大大同好吗(*_*)

“勇利。”

“?”

“明天我要结婚了,你来吗?”

“…”

“废话,我不来你和谁结啊。”

某次敌联盟出击后

“诶诶痛痛痛!渡我你不能轻点吗?”

“实在对不起呢绿谷大人,只要一碰到大人的肌肤我就没法控制我自己了啊啊……”

“……渡我,放开他让我来。”

“诶?死柄木大人……”

“弔君?诶诶好痛啊!太用力了!”

“……活该!”

“……弔君?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用能力自保啊绿谷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谁让你挡我前面的…”

蓝发青年低着头,一边说话一边笨拙的给面前受伤的少年上着药。

“……没办法啊,身体总是在脑子想到之前就行动了…”

“…啧…”

“再说,受伤了不是也还有渡我和弔君你吗?黑雾和ALL FOR ONE先生也帮了大忙呢。”

“……总之,下次我不需要你的保护!绿谷出久!”

“知道啦…”

“弔君。”